《诗经》里的“鸠”,到底是些什么鸟儿?

2019年04月04日
三月日暖,万物苏醒。
不仅花红柳绿,
鸟儿的鸣唱也更欢畅了!
唐诗有云:
“屋上春鸠鸣,村边杏花白”。
其实,关于鸠或“鸣鸠”,
最早入诗的是在《诗经》里。
不过,关于《诗经》里的“鸠”可是疑云不断。
1谁占了鹊巢?
成语“鸠占鹊巢”,源自《诗经·召南·鹊巢》:“维鹊有巢,维鸠居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御之。”此诗所描述的,是盛大的迎亲场面。归,即出嫁之意。
《诗经》讲究“见物起兴”,那么在这首诗里,为何以“鹊巢鸠居”来“起兴”,从而引出婚礼呢?这个简单,春天来了,鸟儿也忙着筑巢、配对,繁殖后代,自然容易让人联想起人类的婚姻。诗里的“鹊”,是指喜鹊,这个自古无异议。不过,历来争论不休的是,这里的“鸠”到底是什么鸟?是斑鸠、布谷鸟(即大杜鹃)、八哥,还是别的鸟?
我对野生鸟类有十几年的观察、拍摄经验,现在来进行一番简要分析。斑鸠自能为巢,不会占用鹊巢,故可首先排除。布谷鸟自己不筑巢,而是把卵偷偷产在其他鸟的巢内。但是,诗中所说的婚礼,属于明媒正娶,并无偷偷摸摸的行为。因此说这里的鸠是布谷鸟,于理难通。
珠颈斑鸠
至于八哥,我倒觉得有可能。八哥喜欢在洞中做窝,有可能会利用喜鹊的旧巢加以整理后使用。喜鹊的巢是由枯枝搭就的球形巢,侧面留孔进出。对于八哥来说,这也相当于一个洞穴。此外,不少当代学者认为,据实际观察,这首诗中的“鸠”,很可能是红隼、红脚隼之类的小型猛禽。这些猛禽筑巢技能不佳,有时会占用鹊巢(以旧巢为主)。
八哥
2谁啄食桑椹而醉?
下一个出场的鸠,《诗经》中直接给出的特点只有一个,就是贪食桑椹。具体诗句出自《卫风·氓》: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!无食桑葚。于嗟女兮!无与士耽。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。”
大家都知道,《氓》是一首著名的“弃妇诗”。“桑之未落”一节,以桑叶与鸠起兴,大意是说:春天桑叶未落时,是多么鲜嫩,可叹那鸠呀,不要多吃桑椹而醉倒!哎,女人呀,不要沉醉于爱情。男人坠入情网,尚能脱身而去,而女人如果用情过深,就只会受苦而难以解脱啊!
关于这里的“鸠”指什么鸟,历来争议也很多,不过,在我看来,就诗论诗,只要是栖息于诗中所述地域的喜食桑椹的常见鸟类,都可以算。不论是鸠鸽科的多种斑鸠,还是鸦科的灰喜鹊之类,或者鹎科的鸟类,均可。
灰喜鹊
3谁生七子不同树?
接下来的鸠,名为“鸤鸠”,出自《曹风·鸤鸠》:“鸤鸠在桑,其子七兮。淑人君子,其仪一兮。其仪一兮,心如结兮。”后来又有“鸤鸠在桑,其子在梅(或在棘、在榛)”之句。
关于鸤鸠为何鸟,大家争议不多,几乎都认为是布谷鸟,即大杜鹃。诗句直接给出的信息是:鸤鸠及其多只雏鸟,各自待在桑、梅、棘、榛等不同树上。照常理,同一窝雏鸟,就算刚离巢,也应该待在相互很近的地方,绝不会一只在这棵树上,而另一只在那棵树上,然后等待亲鸟来喂养。
大杜鹃
只有像大杜鹃这样的具有巢寄生习性的鸟(杜鹃科的鸟绝大多数有此习性),才会把多枚卵分别产在别的鸟的巢中,大杜鹃的雏鸟破壳而出后,由“义亲”抚养长大。因此,才会出现“其子七兮不同树”的场景。
4谁飞鸣直上云霄?
《诗经》中最后亮相的鸠,出自《小雅·小宛》。这首诗很长,一开头就说:“宛彼鸣鸠,翰飞戾天。我心忧伤,念昔先人。明发不寐,有怀二人。”
诗的前两句,都是在描述这种鸠的行为状态。宛,小的样子。翰飞,即高飞。戾,相当于“至”。简译之,即:那小小的鸠,鸣叫着,高飞冲天。别看只是这么简单的描述,其实所包含的信息量还是不小的,对于我们破解这里的鸠到底是什么鸟很有帮助。
我看过很多学者对于这里的鸠的身份解读,最终结合实际观察经验,认为这“鸣鸠”,最大可能是云雀与小云雀。这两种鸟,均为北方草原等开阔地带上的常见鸟类,属于百灵科,其雄鸟在繁殖季节常为求偶而做炫耀飞行。飞鸣直冲云霄,正是这类鸟的典型习性。在中国南方,常见的是小云雀,我曾多次见过它飞鸣入云的精彩表演。
飞到高空鸣唱的小云雀
当然,在后世的中国古典诗词中,大量提到的“春日鸣鸠”之“鸠”,倒未必还是指云雀,各种在春天喜欢鸣唱的鸟儿都可以算“鸣鸠”。
看过了这些各种各样的“鸠”,你是不是也有点晕呢?其实,我们只要不受“鸠为斑鸠”之现代通常解释的影响,一切从实际出发来对《诗经》中的“鸠”进行解读,事情就不那么复杂了。
来源:知识就是力量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