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人的口腹之欲,这些动物已经走入绝境!

2020年05月14日
作为食物链的顶点,人类对很多生物造成了巨大的影响: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,就使无数物种消失在了餐桌上。
没能长大的蓝鳍金枪鱼
蓝鳍金枪鱼是金枪鱼类中最大型的鱼种,也是几种生活在不同水域的具有蓝色鱼鳍的金枪鱼类统称。它们分布于大西洋、太平洋、印度洋的温带及热带海域,是海洋食物链顶层物种,除了大白鲨之外,在海洋中罕有敌手
然而蓝鳍金枪鱼并没有称霸海洋。这些大鱼的自然寿命约为50年,其自身生长繁殖却非常缓慢,半数以上的蓝鳍金枪鱼自出生4年以后才能成熟,成熟后才能繁育后代,其中大西洋和南方蓝鳍金枪鱼甚至需要812年才能成熟。而惨痛的现实是:因为人类,97%以上的蓝鳍金枪鱼在3岁前便被捕捞,进而被端上餐桌,成为人类追捧的美食。
如果草原没有狼,许多食草动物便失去了天敌,进而大量繁殖啃食植被,海洋也是如此。一方面,蓝鳍金枪鱼凭借速度和体型优势,可以捕食小鱼还有甲壳类的动物,避免这些底层物种繁殖过快,危及海洋生态平衡;另一方面,这种顶端物种的灭绝不仅会让一些鱼类无休止的灾害性增长,还会进一步引起海洋酸化,进而可能形成海洋荒漠化。
小小禾花雀夺命“四级跳”
禾花雀的学名叫做黄胸鹀(wù),胸前一小片鲜艳的黄色羽毛,让它们虽然体型与麻雀相近,但更具辨识度。它们喜欢栖息于低山丘陵和开阔平原地带。在非繁殖季的迁徙期间和冬季,好热闹的它们也喜欢聚群,甚至可以形成35007000只的“大部队”。它们主要以小虫子和植物果实为食,性格警惕而胆小。
不过,这些体型小巧的家伙,却是农田小卫士。据观察统计,1只禾花雀1年觅食的害虫数量等于5个农民1年灭虫数量的总和。然而,曾经像麻雀一样遍布各地的它们,如今已经踪迹难寻。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巨大改变?
一个字:吃。
因为“食野”陋习的影响,以及被强行套上的“天上人参”的噱头,使得禾花雀成为人类大量补杀食用的对象。据报道,仅2001年就有逾百万只禾花雀成为餐桌上的佳肴。
不过十几年间,人类的大量捕食使禾花雀的种群数量下降了99%,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红色物种名录中,其濒危等级从无危到易危,再到濒危,现在变成了极危,以罕见的速度完成了夺命“四级跳”,震惊世界,而这种情况如果继续恶化下去,下一步等待它们的就是野外灭绝和最终的全面灭绝。
生态网上的你我它
地球曾经历五次生物大灭绝,称霸一时的恐龙在第五次生物大灭绝中彻底消失。现在,人类正处于第六次生物大灭绝进程之中,大量物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失。与前五次不同的是,第六次生物大灭绝不是因为“天灾”,而是因为“人祸”。
根据联合国2019年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,在科学家们所评估的动植物组别中,平均约有25%的物种受到威胁,这意味着有大约100万种物种已经濒临灭绝,如果不采取行动来降低生物多样性丧失驱动因素的强度,其中许多物种将在几十年内灭绝。
正是因为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存在,人类的吃穿住用行,甚至生命健康才能有所保障。比如说蜜蜂,占全球粮食总量90%以上的100余种农作物中,有70种左右需要蜜蜂传粉,所以蜜蜂的存在,不仅仅能为人类提供香甜蜂蜜,更关系到人类赖以生存的粮食安全生产。
此外还有穿山甲,穿山甲是白蚁的天敌,有它们存在的森林,可以免受白蚁之祸,从而也保障了其他物种在森林的安全栖息环境,避免了因森林被毁而引发的水土流失、飞沙扬尘。
自然界中,万物相连,彼此共生,构成了生态系统健康且微妙的平衡。只要其中一环被打破,则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,影响生态系统整体的稳定性。
人类同样是生态系统中的一环,大量不加限制的食用其他动物,最终也必将祸及人类自身。
来源:知识就是力量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