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山甲被药典"除名",并升为一级保护动物!它们的自白没人能笑着看完…

2020年06月18日
大家好,我是穿山甲,前段时间曾经频繁出现在人类的新闻中,但实际上很少有人在野外见过我的真身,只有那么一小撮人在餐桌上见到过我们同类的尸体。
最近我们又登上了人类的热搜,是因为近日最新出版的2020年版《中国药典》(一部)中,穿山甲未被继续收载。
而在今年6月5日,我们穿山甲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今天,就给你们人类讲讲,我们穿山甲家族的过去和现状。
已有至少4000万年历史
我们穿山甲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类群,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远远超过你们人类,在地球上生存了至少4000万年。
目前,我们的家族的足迹遍布东南亚、南亚、撒哈拉等地区,非洲南部也有我们的足迹。在中国主要分布于南方各省的热带、亚热带地区。
我们就长这样:
早在2000年前的中国的先人就对我们有了认知,屈原在《天问》中提到:“延年不死,寿何所止?鲮鱼何所?鬿堆焉处?”这里的鲮鱼,说的就是我们穿山甲。
古人认为我们身上布满鳞片如鲤鱼一般,因此叫“鲮鱼”。事实上,我们是唯一一种身上长着鳞片的哺乳动物。
穿山甲真的会“穿山”吗?
我们穿山甲擅长做什么呢?
擅长打洞,用前肢挖土,后肢推泥,这样来“土遁”,所以叫“穿山甲”。但要注意,山上的岩石我们是挖不动的!
我们平时会在丘陵山地的树林、灌丛、草莽等各种环境出没,但极少在石山秃岭地带露头。
平时我们就住在自己挖出来的洞里,多筑在山体的一侧,居住地随季节和食物而变化。我们白天就蜷缩在洞里睡觉,入夜之后出去找吃的。一个夜晚常在好几个山体中活动,活动范围能有56公里。
那么我们出去找吃的,都找些什么呢?主要爱吃的是白蚁。每当洞内巢蚁被吃光,我们就把拉在洞内的粪便用泥覆盖,以招引白蚁,然后再来挖食。
我们还会游泳,能泅渡大河,而且游得比蛇都快。我们还会爬树,就跟着白蚁留下的痕迹爬,吃完了白蚁大餐之后,有时就在树枝上睡觉。
遇敌或受惊时,我们往往会蜷作一团,头被严实地裹在腹前方,并常伸出一前肢作御敌状。若在密丛等有躲蔽处遇遇到敌害,一般会迅速逃走。我们不擅长战斗!
为何穿山甲会濒危?
我们挖洞就得选在亚高山、丘陵地带的阔叶林、针阔混交林和灌草丛,对生存环境要求很严格。一旦栖息地遭受破坏,很多同类就会“无家可归”活不下去了,种群数量就会迅速下降。
栖息地遭受破坏的重要因素有毁林开荒、修建交通道路、矿产开发、森林采伐、森林资源开发等等人类活动。
当然我们濒危并不都是人类的锅,“外敌入侵”也是不容忽视的。国内每年要查扣至少上千只穿山甲放生到当地的保护区,涉及的种类主要是我们中华穿山甲和印度穿山甲,其中印度穿山甲占1/3。
印度穿山甲和我们中华穿山甲习性相似,是一对竞争物种,一旦印度穿山甲占住了“山头”,那么我们中华穿山甲就会被“驱逐”!
印度穿山甲就长这样
我们自身的劣势也是非常明显的。比如繁殖力低下,一般一胎只能生一个孩子,每年只能生一胎,因而种群数量增长缓慢。
我们又比较挑食,进化程度较低,对新的环境适应能力差,这也是人工驯养比较难的主要原因之一,一旦种群数量下降就很难恢复。如果种群密度很低,就可能在某一地区绝迹。
前面说过我们并不擅长战斗,逃跑速度又十分有限,大部分时间都躲在洞里,如果被猎人盯上了根本不知道往哪跑,又挖不动石头,在洞被挖开、被烟熏后只能束手就擒干瞪眼。
以上诸多因素,都让我们穿山甲数量越来越少。
为什么要保护穿山甲?
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要保护我们穿山甲了,这让我们很欣慰。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?
一些人类会说,白蚁危害多类林木、水利堤坝、房屋建筑。而穿山甲是白蚁的天敌,可以保护森林和建筑,是益兽。
其实,这种看法是非常片面的。自然界中不存在害虫和益兽,所有的害与益都是你们人类根据自身的利益而评判的。符合人类利益的为益兽,不符合人类利益的则为害兽,而放到整个自然界中人类的评判是不成立的。
就拿白蚁来说,对人类是害虫,可是在自然界中它们很重要。不光我们每天都要吃白蚁,它们在森林中最大的作用是分解死亡的树木,加速物质和能量循环。即便啃活着的树木,也都是“老弱病残”,健康的树木会分泌足够的防御性化合物来抵挡它们。
看着这些白蚁很恶心?在我们穿山甲看来,它们就是鸡肉味嘎嘣脆
只能说白蚁过度繁衍会造成危害,不能说它们本身就是坏的。同样的,我们穿山甲也是在自然界中不可或缺的,真正要维护的是自然界中的生物多样性!
自古以来,人类熟知穿山甲的药用价值,即便是在把我们列为保护动物后,我们的鳞甲依然被列为药材。现在《中国药典》终于把我们除名了,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好消息。现代医学技术发展的今天早就出现了更好的替代药物。人类的利用不能超出我们承载的极限!
本文专家:赵序茅,兰州大学青年研究员
来源:科普中国公众号